第一章
  
  秋日的黄昏,凉风扫着地上的落叶,在空气中拍打着井然有序的节奏。仿若欢快的慢歌,悠扬地飘进等待的耳膜。
  远处商业街上的霓虹灯开始闪烁,喧哗的夜市正在启动。此刻的平乐公园人际渐稀,异常平静。
  洛晴从暮色中走进公园,停在一个随风摇荡的秋千前面。和往常书香气质的教师身份不一样的是,今天的她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,身上的红色休闲套装和白色球鞋搭配起来,活像一个十几岁的初中生。然而此刻,她脸上的神情和幼稚的装扮显得格格不入,在她的眼眸深处,聚集了满满的思念与愁苦,几分钟后,她缓缓移动脚步,伸出纤细的右手,抓住了秋千上的一根铁链,坐上秋千,望了望旁边的石凳,嘴角扬起了微笑。她把脚撑在地上,用力一蹬,秋千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弧度。
  秋千减慢速度,在原地摇摆。洛晴垂下脑袋,眼睛看向地面,长长的睫毛上,挂着几串湿哒哒的泪。她渴求那个熟悉的身影能突然出现,推她的后背,让她飞翔。
  “木君……木君”女孩温柔地叫着一个名字,这个名字的主人,她的骑士,不会回来了,而她,也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,迎接一个她需要时间适应的爱人。
  洛晴站了起来,放下了紧握在秋千链上的手。
  “木君,再见!”
  回忆是用来干什么的?
  它可以为人送来甜蜜。
  也会把刚合拢的伤疤揭开,痛彻心扉。
  只是,这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都代替不了回忆,有了它,人才能变得更加坚强。洛晴是这么想的。
  洛晴已经三十了,照现在的普遍说法,她已经是大龄剩女了。她的职业是中学的语文老师,品学兼优深得同事和同学的喜爱。她长相一般,身材苗条,不喜装扮,为人谦和,而且很有书香气质,与都市男人的妻室标准相差无几。
  洛晴没有恋爱的打算,即使身边的人都已经有了归宿,甚至有了爱的结晶,她也不急。爸妈为了她的婚姻大事,显得很急躁,她却只是笑笑说,她是独身主义者,这个观念气倒了一大批追求她的光棍。
  后来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叫奇安的男人,她的独身主义思想也渐渐受到冲击。奇安是一个勇敢有责任心的警官,一米七五的个,体格精瘦健壮,他比洛晴小两岁,军人出身。右脸长了一个酒窝,笑起来很迷人,如果没有跟谁展示身手,不熟的人便看不出他英勇的职业,只以为他和文弱书生没什么两样。
  过几天,就是洛晴和奇安的婚礼了。在结婚前,洛晴还是放不下心里的那段情感纠结的往事,那个陪着她成长的伙伴,那个她想要以身相许的朋友,那个相互为爱而生的伴侣,还有几十年藏在她心里的深深愧疚。
  秋千,是他们开始的起点,那也该成为他们放下的终点。
  
  
  第二章
  
  “来,抓紧哦,1~2~3,飞呀!”
  “哇哦,好高哦,哈哈哈……”
  男孩看着秋千上笑靥如花的女孩,眼里尽是怜惜和满足。他摊开了小手,上面有些荆棘刺伤的痕迹。但他觉得很开心,这个他亲手做的秋千,就是献给她的礼物。
  “木君,再来推我一把,快停了”女孩扯着尖细的喉咙大声喊着。
  木君跑过去,用尽全力但又很恰当地拿起两根绿藤做的链条,向前推送。女孩身上的汗珠浸湿了身上的白色衣裙,发迹散发的淡淡清香随风飘在空中,木君很迷恋这个味道。
  他们在一棵高大的杨梅树下,两个五六岁的小朋友正在享受天真无邪的快乐。
  男孩叫木君,是个七岁的孩子;女孩叫洛晴,小他一岁。
  女孩来回玩了几个回合,终于有些疲倦了。“木君,不用推了。有点累了。”
  “嗯。好,你小心点,别摔着了。”木君慢慢把秋千停住,抓住洛晴的手,让她安稳落地。
  洛晴下来就坐在前面的小板凳上,双手托着下巴,望着郊外的那块田地,默不作声,嘴巴还不时嘟嚷着。
  “怎么了?洛晴。”木君看到洛晴不开心,担心地问到。
  “明天就要去学校了,我害怕……”
  “害怕什么?”
  “害怕一个人。”
  “还有我啊,我也在学校的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  “可你比我大一级,我们不在一个班。”洛晴闷闷不乐地站起身来,“木君,我先回家了。”
  “嗯。”看着女孩落寞的背影,木君的眼里尽是怜悯。他在心里酝酿了一个计划,他不能让她一个人,一个人去面对陌生,一个人去接受挑战。
  木君赶忙跑回家,妈妈正在做饭,“妈,明天就要上学了。”
  “是啊!君君,又到了你让我风光的时节了。你上二年级咯,继续努力吧!”
  “妈,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吗?”
  “什么事?你说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。好儿子。”君君妈一脸喜悦,这个儿子,对她来说,就是上天赐的珍宝,又漂亮又聪明,她可以满足他的一切要求。
  “我说了,你不能骂我。”
  “傻儿子,我什么时候骂过你。每天除了夸你,我就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。”
  木君双手相互抓紧,手心的汗有些冰凉,终于,他抬起头“我要降级。”
  哐当……君君妈手上的菜刀掉落下来,“我没听错吧儿子”
  “没有。妈,你说过,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我的。”
  “可这个要求……”君妈有些为难,“儿子,你听我说,降级是差生的出路,你一个第一名,怎么可以去趟这汪浑水呢?”
  “妈,我一定要降级!”君君眼神很坚定。
  “理由。”君君妈也有些不耐烦,这个孩子,从没有让她担过一份心,这个事,已经让她接受不了了。
  “我喜欢一年级的老师,喜欢一年级的课本,还喜欢一年级的……女孩”最后一句,木君只用了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。
  “那……等你爸回来,他同意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  晚饭的时候,君君爸回来了。君君妈跟他讲了事情经过。“可以。你答应过儿子,只要学习成绩好,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。”君爸转向木君“儿子,你能做到考试第一吗?”
  “当然可以!”
  “那好,一言为定!”君君和他爸击了掌。
  “君君,每个要求,只能出现一次。”君君妈又补充了一句。
  “好!”这是木君最满意的结果,一想到,以后和洛晴的同班学习,他就乐不可支了。
  交心乐园小学门口,人来人往,家长牵着自己宝贝的小手,穿梭在校内校外。
  “晴晴,今天开始上课了,要好好学习,知道吗?”洛妈妈蹲下身子,打理着